StudentsForHsuBlog

支持許信良主席高票當選台北市南區立法委員的學生. We believe Chairman Hsu Hsin-liang is the man! 兩岸要和平!台灣年輕人要出路!We want peace because we care about our future.我們要把我們的選票投給唯一堅持理念的許主席.

Sunday, November 14, 2004

許主席兵法(一)

1. 成功的領袖重視追隨者的利益

鄭氏台灣,與其說是亡於滿清,不如說是亡於自己。鄭成功的反清復明鬥爭,並不是追隨者的本意,也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從開始到結束,不斷遭遇內部的背叛。背叛的,包括親族、親信、和愛將。最後滅亡鄭氏台灣的施琅和他的海軍,幾乎可以說是另一支鄭家軍。

2. 面對強大的對手合作比敵對有利

所以,一個對它不具敵意,甚至可以和它互利的海外勢力,不但可能被接受,甚至可能受歡迎。但是,任何強勢政權都不可能容忍一個長期敵對的弱勢政權尤其是一個根本否定它的合法性的弱勢政權。從一六四一年滿清入關,到一六八三年鄭氏覆滅,以反清復明為號召的鄭氏政權是以少數民族入主中國的滿清政權最主要最頑強的敵人。由此可知:鄭氏台灣的最後命運,並不是上天註定的歷史悲劇,而是歷史人物的錯誤選擇。

許主席分析鄭成功的成敗原因

3/19/2004 於國民黨中常會演講稿:

但是,我們也必須知道:鄭成功一生所追求的,畢竟只是個人的信仰,而不是人民的利益。用現代的話說,鄭成功「極一生無可如何之遇」去守護的,其實只是統治菁英的意識型態,而不是人民大眾的根本利益。人民才不管誰當皇帝!但是,他們會唾棄不照顧人民利益的皇帝!

滿清以少數民族入主中國,入關之後,一路勢如破竹,極少遇到抵抗。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明朝皇帝不得人心。明朝的文臣武將,以及絕大多數知識份子,都在接觸滿清勢力的第一時間,俯首稱臣。這和他們知道明朝皇帝不得人心,也有絕對關係。

鄭成功是極少數的忠貞之士,也是最堅強的抵抗者。他把他的父親賴以建立海上霸業的閩南沿海人民長期尋求出路的努力,全部投入反清復明的鬥爭。在他把荷蘭人趕出台灣之前的十多年,鄭成功以閩南沿海的島嶼為基地,在長江以南的中國沿海各省和清軍作戰。當兵威最盛的時候,他幾乎攻下南京。清史鄭芝龍傳說:「成功率水陸眾數萬圍江寧,列巨艦,阻江南北要路。」

鄭成功在東南沿海的軍事鬥爭,最後以失敗告終。他才不得已攻取台灣,作為長久的基地。他在台灣建立的政府,也在二十二年後,在他的孫子手上,被滿清滅亡。

鄭成功建立的台灣政府的最終失敗,不僅讓追隨鄭家到台灣尋求出路的台灣先民遭受嚴重傷害,也給二百年後的中國人民帶來百年災難。因為在鄭氏台灣敗亡之後,整個中國又恢復了鎖國政策,以致台灣和大陸都錯失了在工業革命之後和西方同步發展的時機。

以當時的歷史條件,鄭氏台灣有沒有可能免於敗亡?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鄭氏台灣,與其說是亡於滿清,不如說是亡於自己。鄭成功的反清復明鬥爭,並不是追隨者的本意,也不符合他們的利益,所以,從開始到結束,不斷遭遇內部的背叛。背叛的,包括親族、親信、和愛將。最後滅亡鄭氏台灣的施琅和他的海軍,幾乎可以說是另一支鄭家軍。

不擅海戰的滿清政府,本來就對海外領土和海上貿易不具興趣。當鄭成功在東南沿海作戰期間,滿清政府曾經幾度透過鄭芝龍招撫鄭成功,開出的條件就是讓鄭家保有原來的力量、地盤、和利益:「許赦罪、授官,並聽駐原地方防剿浙、閩、廣東海寇,往來洋舶令管理。」

鄭成功死後,滿清政府也三番五次派人到台灣招撫鄭經。鄭氏叛將施琅,在康熙執政初期,擔任福建水師提督,極力建議對台用兵。滿清朝廷對這個建議的回應,居然是裁撤他的福建水師提督,把他調到北京。因為康熙的大臣們都認為對台用兵「風濤莫測,難以制勝。」

基本上,滿清中國和它所取代的明朝中國一樣,是歷史學家黃仁宇先生所謂「內向的國家」。滅掉鄭氏台灣之後,如果不是施琅力爭,滿清政府極可能放棄台灣,強迫所有在台漢人遷回大陸。所以,一個對它不具敵意,甚至可以和它互利的海外勢力,不但可能被接受,甚至可能受歡迎。但是,任何強勢政權都不可能容忍一個長期敵對的弱勢政權,尤其是一個根本否定它的合法性的弱勢政權。從一六四一年滿清入關,到一六八三年鄭氏覆滅,以反清復明為號召的鄭氏政權是以少數民族入主中國的滿清政權最主要最頑強的敵人。由此可知:鄭氏台灣的最後命運,並不是上天註定的歷史悲劇,而是歷史人物的錯誤選擇。

我們難道不覺得:十七世紀的台灣歷史劇本,正在今天的台灣現實劇場演出嗎?